您现在的位置:

养生趣闻 >> 正文 >

下岗家庭的平衡术

下岗家庭的平衡术标题        :下岗家庭的平衡术副标题       :null分类栏目      :家庭圆桌作者        :罗金编辑        :未名作者单位      :null美编        :未名期刊号       :3关键词       :null我闷闷不乐,因为我少了一双鞋,直到我在街上,见到有人缺了两条腿。——卡耐基下岗,成为上世纪一个最有冲击力的词汇。在我国进入社会转型期的这几年当中,下岗,带给人们观念上、价值上、感情上等多方面的变化超过以往几十年。一个基本的事实是,人们在流动中思考,在思考中变化、调适自己。学会调适自己,成为在当今社会立足之基本依托。就我们现有社会的素质而言,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理解这种良性的经济流动。部分人员下岗,成为许多家庭的失衡点。在国家的大经济背景下,调适、平衡家庭是对现代人的考验。而且,这不仅需要足够的认识,还需要在行为方式上运用一些心理技巧、行为技巧,甚至包括语言技巧,由此才能保持家庭的基本稳定。生命是个回力板余韵走到家门口的时候,还是颇为踌躇的。虽然她坚信丈夫能坦然接受自己下岗的事实,但这毕竟是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。从此生活的轨迹就变了,刚刚40岁的年龄,怎么说都挺残酷的。慢慢推开家门,屋内没人,餐桌上却摆满了一些吃食,是从商店买来的冷盘,虽然不太符合余韵的就餐搭配原则,肉食多,蔬菜少,但却符合余韵不想做饭的心情,将就吃吧。但吃饭的人呢?今天自己回来得晚些,按理,那父子俩是该在家的。余韵没有开灯,独自在沙发上坐下,陷入黑暗的沉思中,她在思忖着下岗后的路该怎么走。这时,门开了,灯亮了,那父子俩脚前脚后走进来,儿子手里捧着一个大蛋糕,丈夫手里拿着小蜡烛。余韵有点糊涂,下岗是值得庆祝的事吗?否则为了什么买蛋糕呢?儿子跳过来拉着她的手走到餐桌旁:“妈妈,来,坐这儿。”丈夫也说:“猜猜谁来吃这个蛋糕”余韵的大脑迅速转了一圈,三口人的生日,自己的生日最接近也还有10天时间。丈夫说:“刚才看你没回家,我打电话到你单位,知道了你下岗的事,这是很正常的,你不用多想。我和儿子决定提前给你过生日,送给你一份特殊的礼物:‘柔弱的人不能抵抗环境,所以只好让环境把他征服;坚强的人能利用环境的压力,产生更大的弹力,结果压力越大,他跳得越高。’”做厂长的丈夫决定自己在外边拼打,为家里谋求经济基础。余韵给上初三的儿子当家庭教师和做家务服务员。儿子要从目前的中游水平冲出来,考上大学。三口人“拉钩”,相互承诺,自己做好自己的事,让家里的天平永远平衡着。余韵的文化程度只有初中。在下乡、做铸造工人的20多年里,她倒是读了不少的书,但是辅导未来的大学生,显然心有余而力不足。上任伊始,余韵看参考材料,与老师沟通,帮儿子做录音整理,拜访有经验的专家。不久,她的工作就形成了规律,儿子的进步显而易见。如今,儿子面临高考,余韵没有找人,自己直接找到意向中的高校招生办,详细了解情况,与儿子的实际情况对照比较,最后对儿子报考的学校提出中肯的建议,丈夫、儿子都点头称赞。正如老师所说,生命是个回力板,你付出什么,便回收什么。看着自己的成绩,余韵毫不掩饰内心的喜悦,与其在沮丧中埋没自己,不如在失落中奋起,没努力过,你就不会真正认识自己。劳模也可去卖粥厂里的大玻璃橱窗里,李红的照片还是那么漂亮。当了10年的厂劳模,这照片就在这里挂了10年。说她是厂里的知名人士,谁都不能否认。也许正是这个原因,当李红最后一批被通知下岗时,她有些懵了。38岁,没有工作。李红的脑海里老是闪烁着这两个念头。她的情绪影响着她丈夫,他跟她一起埋怨、惆怅,家里就笼罩在一片愁云当中。过日子没心情,找工作没能力。李红的丈夫一定让她找一个比在工厂强的工作,最好是一个白领,让工厂的人瞧瞧。李红也憋着劲儿,期待借此机会出人头地。可一个挡车工,她的那双手让机器乖乖听话,摆弄笔不灵,摆弄电脑更是显示出笨拙。他们俩的心理一起失衡着,双双陷入痛苦之中。李红深知自己的能力,有时也动摇过,做事不能强求,得顺其自然。然而,一旦她动摇,丈夫就生气,他们就吵架。转眼就到了春节,全家人去给李红的母亲拜年。李红的姐妹分别拿出红包孝敬母亲,李红也勉强拿出一个,但她明显看出自己的红包那么薄。尽管姐妹们心照不宣,李红心里还是深深受到刺激。她没有像往年那样,吃完饭与姐妹一起聊会儿天再回家,而是放下饭碗就向母亲告辞了。决定就在回家的路上作出,过完春节,就去开早点粥铺,主要卖东北玉米粥。自从下岗以来,直到这个决定作出,李红的心里才第一次有了一丝光亮,她认为这是好兆头。丈夫听了李红的决定,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,坚决不同意。他说:“你去卖粥,抬头低头都是厂里的人,你这大劳模不怕跌份?再说卖粥能卖出个什么名堂?”李红突然说出一句话,让丈夫惊愕了良久:“对已经失去了的,就让它失去吧!与其惋惜,不如积极进取,让自己在别的方面得到有意义的补偿。”李红的粥铺如期开张。每天晚上,洗米、消毒碗筷、备好各种咸菜,她直忙到深夜。天不亮,她起床点火熬粥,慢慢地煮。6点多钟,上班的人陆续走出家门,李红的粥正是黏稠的时候,路过的人来一碗,润滑可口、温暖舒服。仅仅一个星期,李红的粥铺就出了名。不知不觉,两个人不再谈外出找工作的事,也不再吵架,每天盘算着怎么增加人手,扩大经营面积,增加服务内容。丈夫说:“我们厂子早晚也得下马,干脆我先辞职,我们开个夫妻店。”李红笑着给丈夫一拳:“谁和你合作,你去做你的白领吧。”丈夫憨厚地一笑:“你那么重要的人物都去卖粥,我还有什么舍不去的。”面对现实而超越痛苦粟文的生命前期是幸运的。别人在乡下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时候,她被照顾进了机关。由于天生喜爱文学,有点写写画画的技能,人又长着一张巧嘴,说话招得众多人的喜欢,在机关没当几天办事员,就去机关报当了记者。1997年,国家大规模机关人员分流,粟文所在的机关报被裁减,45岁的粟文,成为下岗人员。开始,粟文满不在乎,她坚信还有属于自己的一片蓝天,仗着自己的一张嘴、一支笔,不愁找不到理想的工作。她最钟情赚钱多、工作环境幽雅的独资企业或合资大企业。看见那些企业的小姐,亮晶晶的发丝、卡腰职业装、名牌手包、寸长高跟鞋,走起路来一摇三摆的神气劲儿,粟文从心底羡慕。丈夫给她泼过多少冷水,现在不是你的时代了,你没有与她们竞争的资本,世上的路不是只有这一条。她不在乎,还是整天忙着去这些地方应聘。看见她一次次失败,丈夫建议她,不如扬长避短,在家写点稿,顺便照顾家和孩子,免受奔波劳顿之苦。她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侮辱。“我曾经是堂堂的机关白领,在家伺候你们?”喊了一通,趴在床上大哭。丈夫见此,气也不打一处来:“你,一个半老徐娘,还老想着外边的世界,人家大公司放着‘亭亭玉立’的不要,要你这样水桶型的?你除了能写几个字,还能干什么?”丈夫这几句话,句句都是粟文的要害。她蓦地一下从床上爬起来,声嘶力竭地喊:“我和你离婚。”两居室的房,一人一间,粟文仍旧每天早早出去,很晚回来,受到的冷遇无处诉说;丈夫带着儿子,每天简单做口吃的,勉强地打发日子。在他们平和地过日子的时候,他们都没想到这种凄苦的日子会来到他们中间,一个和睦的家庭,为什么这么不堪一击呢?粟文说丈夫太不理解自己,丈夫说粟文太不识时务。有人来劝,他们都说自己的理,弄得劝和的人真是没脾气。其实,每个人内心深处都不免有悲哀和彷徨的感觉,只是每个人应付的方法不同,所得的结果也不同而已。粟文的错误在于,不能正视自己所处的社会角色和社会价值,使已经失衡的家越发倾斜。她不能接受“不属于这个时代”的说法,她也不觉得自己“像水桶”。总之,她完全否认中年女性在当今这个时代所处的位置和自己的劣势。她丈夫的错误在于,主观意识太强,强迫别人接受自己的观点,甚至可以说粗暴地干涉妻子的选择自由,结果在不恰当的时候说了不该说的话,直接导致家庭翻船。本来下岗的痛苦只是粟文一个人的,结果由于夫妻双方处理不当。这痛苦成为全家人的痛苦,无辜的孩子成为牺牲品。“坚强的人最大的长处是能够化痛苦为力量。别人在痛苦面前低头退缩,他反抗痛苦,克服痛苦,超越痛苦,得到比别人多的辉煌。” 以卡耐基先生的这句话,作为此文的结束语,借此希望点醒更多的人、更多的家庭走向健康的人生之路。

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

本文来自家庭医生在线论坛,由网友发布,本站仅引用以提供参考,不代表本站赞同文章的观点。如您认为本文在内容和知识产权上侵害了您的利益,请与我们联系:020-37617988 。

© http://yscp.twlfs.com  蚕豆菜谱网    版权所有